SDY昇得源体育-APP下载

暗战赤龙(2)南粤疑云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章:南粤疑云

夜风吹动落地窗帘,拍打着木地板,发出悉索声音。落地窗前坐着一位老妇人,脸部处在幽暗处,看不清表情,一动不动坐着。

昏黄月亮徘徊许久,渐渐躲进黝黑山峰背后,周围景色越加模糊不清,黑影重重。

这是一座傍山别墅,两层楼高,背靠山岳,周围树木高大森严,将其掩映其中。

别墅门外阴影处停着一辆四座面包车,车窗打开,烟头一明一暗闪着星火。车内坐着两个劲装男子,头戴着耳机,观察着眼前显示幕里的情况。

老妇人依然坐在二楼落地窗前的座椅上,一动不动坐了两个小时了。只有走廊上的廊灯亮着,勾勒出她的身形。

一会耳机里传来声音:“情况怎么样?”

领头的男子回答道:“两个小时前,老太太在电脑上通过whatsapp和一位女子通话后,就一直坐在窗前沉思,没有动过。”

“查清通话物件没有?”

“已经查清了,是吴处在美国的表妹吴怡青。”

“什么内容?”

“老太太告诉吴怡青,他表哥失踪了。让吴怡青如果和她表哥联系上了,立刻通知她。”

“哦!有没有异常?”

“目前看起来没有,吴怡青很惊诧,似乎也感到突然。老太太只是叮嘱她,也没有说太多情况,互相安慰之后,就挂机了。”

“嗯!严密监视,有情况立刻报告。”

“好的,谭处。”

领头男子放下耳麦,深深吸口烟,吐了出去。

“李队,你说吴处混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失踪了?”旁边那位年轻的谨慎地询问。

“不要多想、多问,把眼前任务办好就行了。”,领头男子扭头严肃回答到。

正值多事之秋,贸易战、香港修例风潮、武汉肺炎漫卷中国输出海外,种种事端接连出现发生,又发生了吴处失踪事件,谣诼满天飞。在体制内浸淫多年的李队深知谨言慎行,严守风纪才是保命之道。

儿子的突然失踪,虽然让王淑华内心强烈震撼,但现在看来早有迹象。一年多前儿子不断催促自己去美国和妹妹一家团聚,似乎就是为了今天的“出走”做准备。

十年前老伴去世后,儿子就是她的唯一感情支柱。周围亲戚基本上都移民海外。妹妹一家也催促她多少回,而她都无法摆脱心中的羁绊,犹犹豫豫至今,成为儿子的累赘,王淑华心中有点恼恨自己。

儿子从小聪颖过人,十九岁在北京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二时候,被国家安全部门看准,选拔到南京国际关系学院进修。

一晃六年过去,掌握了三门外语的儿子,被派往一个欧洲小国大使馆担任武官助手,然后是非洲、亚洲、美洲,几乎一年换一个地方。

儿子每次回家都给王淑华带来不同国家的礼物、特产,自己也是越发精神抖擞,眉宇之间充溢着自豪、自信、向往。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儿子回家后再也没有那么兴高采烈,总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书。也许是从他调离外交部门,真正从事安全工作开始吧!

王淑华虽然不知道儿子具体干了什么,也从不打听儿子工作上的事情。但儿子离开家的时间越来越长,基本是一年时间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是胡须满面,神情沧桑疲惫。

有时候听到儿子在房子里悲愤地大呼,敲打着桌子;儿子越来越沉默,越来越阴郁,脸上似乎阴沉得拧下水。

王淑华心里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劝慰儿子。从事安全工作人员的家属都接受了安全教育,不能打听儿子工作上的事情。

王淑华便撺掇着给儿子介绍一门婚事,可是儿子工作的性质,就是选择物件也受限制,必须接受安全部门的背景调查。

给儿子介绍了几个红色背景家庭出生的女子,儿子几乎都一口拒绝。只有儿子的一位同事来过家里,是一位少见的漂亮女子,家庭背景也厚实,父亲是北京军工部门的领导。

王淑华盼星星盼月亮,希望儿子早日成婚,可是一晃五六年过去了,他们没有一点动静。

王淑华清理过儿子的书房,看到了一些市面少见的书籍:《圣经》、《世界战争史》、《国富论》、《道德情操论》、《作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通向奴役之路》、《阿特拉斯耸耸肩》。

从中王淑华渐渐体会到儿子一些思想轨迹,也感到儿子正在向一个“深渊”滑去,逼近危险。

曾经试图和儿子沟通思想,但作为理工科出生的科研人员,王淑华在人文社科方面的知识不足与儿子进行深入的讨论。儿子在国外多年,看来是被资本主义思想“腐蚀”了。

也许是这些思想储备,王淑华对儿子的“出走”,开始是非常震惊的,厘清了儿子几年来的思想轨迹、行为轨迹,就不再紧张惶惶不安了,儿子显然是做了多年准备的。

记得儿子从美国执行任务回来,就开始和平时厌恶的一些同事和好了关系,与他们出入一些灯红酒绿的场所,结交一些商人,形形色色的,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

儿子手头也阔绰起来,没有一年时间便买了这栋依山傍林的豪华别墅,将王淑华接过来居住。

儿子不再那么清高、孤傲,和领导、同事关系处得也越来越好,职位蹿升得也很快,成为一名处级干部。

想到这里,王淑华缓缓起身,捶了一下有点麻木的双脚,踢了踢双脚,向卧室走去。

吴伟光的“出走”,在整个安全部门引起了轰动,但其实所知的人很少的。

因为吴伟光所处的地位,以及多年来从事几个重大案件的处理,掌握过多绝密情报。

总部在评估风险后,立即召回了所有和吴伟光有过交集的情报人员。并暂时隔离了吴伟光的上司、下属,分别予以审查,以检讨评估泄密风险。

作为情报系统的“精英”,吴伟光的业绩非常显赫的。先后深入东南亚地区抓获多位元“颠覆分子”,策反多位元美国高科技公司职员,获得重要军工技术资料。

这也是吴伟光不到四十岁升任北美处处长的本钱,当然也和他本人廉洁、敬业,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有关系。

吴伟光一直是这个系统要求上进年轻人的“偶像”,但他一直没有结婚,成为他进一步上升的障碍。

传说吴伟光和本系统一位元“女神”恋爱,见过那位女子的人都说,那个女子太漂亮了:鹅蛋脸,雪白细腻皮肤,挺拔窈窕身材,像过去的一位电影明星张金玲。

而且家庭背景非常深厚,爷爷是系统内一位元资深老干部,父亲是北京一家军工集团总经理。

系统内的人都说,吴伟光如果和这位女子结婚,四十五岁前就能升任副部级,没有一点悬念。可是多年过去了,两人并没有结婚。吴伟光一直未婚,那位女子也是如此。

如果说大多数人惋惜吴伟光的“出走”,有一位却是心中乐开花。就是南粤省安全部门东亚处的处长,谭鑫。长着一副娃娃脸,细白的皮肤,有点女人气,可是目光却透着阴鸷和玩世不恭。

不错,这位谭处有着骄人的家庭背景,为人也是骄横跋扈。和吴伟光的冲突,除了看不惯吴伟光的清高、孤傲,就是和那位“女神”有着密切关系。

他一直追求“女神”不得,前几年因为吴伟光的关系,“女神”对他弃之不理。可是吴伟光和她并没有成婚,她依然对他冷眼相对,这让谭处懊恼不已,不知如何发展关系。

此刻,谭处正在一间宽敞办公室里汇报工作,宽大办公桌后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六十多岁的老者,细瘦长脸,不染一丝胡须。

当听到派往瓜地马拉执行任务的三个干员全部“失踪”,吴伟光也不见了踪迹。

这位看起来很有城府的老者还是憋不住大声斥责到:“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啊?你自己信誓旦旦地挑头出来说要抓回吴伟光。总部要资源给资源,要人给人,结果就是损失了人员,连吴伟光也不见了啊!?”

“乔叔,看您着得那门子急啊!吴伟光只是暂时逃脱啊!我们会尽快找到他,抓丫回来的啊!再说他所知道的情报,不是都处理了吗?不会有多大损失的。”

“扯淡!你知道个屁啊!吴伟光窃取了这次疫情的绝密资料,一旦泄露出去,党和国家要遭受多大损失啊!败家子啊,败家子!”

老者捶桌痛骂着,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又正色对面色惊恐的谭处呵斥道:“我刚才说的不准泄露一个字,否则就是你有惊天背景,也会要了你这兔崽子的命。”

“知道了,知道了,乔叔,规矩俺知道的。”谭处白嫩的脸上挂着细微的汗珠,连忙应承到。

看到这个侄子辈下属诚惶诚恐的样子,老者又缓和了口气:“你要紧盯着吴伟光的母亲,他是孝子。”

“是!乔叔您瞧好,一定给丫老太太点厉害。”

“蠢货!让你紧盯,不是让你给她厉害看,而是要好好地相待她,让她不能受一点委屈。这是我们的筹码啊!”老者又发火了,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明白了,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老者不相信地追问一句。

“真的明白了。乔叔谢谢您指点。”

“那就滚吧!尽快查清吴伟光的下落,及时通报情况,由我决策。”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做。”谭处转身有点屁滚尿流地狼狈出去。

老者看着他圆滚滚的身形消失在门后,不由地深深叹口气,内心暗讨:这自己人基本上是废物,而那些草根上来又不让人放心,这红色江山还能维持多久啊!?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
related article
  • 阿尔巴尼亚骂中共修正主义;朝鲜骂中共把美国战火放在朝鲜打;越南则用中共武器、金钱、粮食反过来攻击中国;苏俄则在珍宝岛与中共大打出手,还想用核武器斩首。
  • 暗战赤龙
    得到这位“叛逃”人员相助,可以厘清近几年来美国中情局在中国的卧底不断被清算的真相,查清潜伏在美国情报系统内部内的“鼹鼠”...
  • Heaven
    1960年12月云南宣武暴动,有417人参加,他们的口号是实行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土地回老家、不交公粮、不卖余粮、解散食堂等口号。
  • Heaven
    中共高官在会上简直像一群疯子、瞎子和聋子……真像安徒生童话中皇帝的新衣一样,他们跟随在毛泽东皇帝屁股后面游街,恬不知耻地拼命吹棒毛泽东的光荣正确伟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跃进上报的粮食产量数字,向农民强征粮食,搜刮出更多的粮食。农民因粮食被征光没有粮食吃,开始浮肿饿死。
  • Heaven
    不仅和苏联的赫鲁雪夫弄得反脸,而且东欧共产党国家和几乎所有世界上共产党都远离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钉子碰了回来。
  • Heaven
    在知青们再接再厉的巨大力量冲击下,终于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乡政策冲垮,几千万的知青才逐渐回城、就业、成家
  • Heaven
    幸亏她插队农村的大女儿育红和其他知青一起冲垮了共产党的上山下乡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认了这位给她和原来家庭带来灾难的母亲
  • Heaven
    她们除了进城当工人,上工农兵大学和当兵,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但要走这条路,必须先要巴结共产党的头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