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共耳目遍布国际 美国从严审视

人气 154

【大纪元2021年05月14日讯】美中经济及安全委员会(USCC)最近发表了一份题为《领导主要国际组织的中国国民》的报告。据USCC的国会事物主管Jameson Cunningham的说法,这个研究报告的目的,是要集中揭示在主要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UN)和世界卫生组织(WTO)等国际机构中,是哪些中国籍的国民在担任领导性的角色,及随之而来的影响。当然,他们没有表示说,这些人不称职或者不够忠诚,或者他们是否是中共的代理人。

而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WTO)恩戈齐‧奥孔乔-伊维拉五月初刚刚宣布,任命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张向晨等四人为世贸组织新任副总干事(副秘书长)。张向晨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超过30年,曾于2017年至2020年担任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对世贸组织、国际贸易谈判等相关问题有长期的研究。

USCC的这个研究报告,基本上可以说,是一种美国政府的审查。当然,它跟中共臭名昭著的、迫害异议人士和反对派的“政审”(组织审查)不同,它是要看看这些中国籍的人士,是否能够独立、公正的效忠于联合国组织,是否能真正的为联合国乃至世界人民工作,而不是为中共的统治集团工作。基本上说,它是把这些中共官员放在烧烤架上煎熬,看看他们究竟敢这么做;只要他们胆敢为中共站台,夹带私货,就会被暴露无遗,就会天下扬名。

对中国大陆的政治和社会有一点点浮皮潦草的认识的人都知道,每一个来自中国的、在国际组织中任职的人,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随便从具备资格和能力的中国普通公民中选拔出来的、考试出来的、或自己脱颖而出的。其中的许多人,直接就是从中共高官的任上,转身就成了联合国的官员。这些人面临的困境是,如果真的按联合国的规则办事,对联合国效忠,他们注定会涉及中共的权益和图谋。所以,对于这些中共的外交官或者代理人来说,这些任命和就职对他们本人来说也是双刃剑:他们有机会接触到国际组织,为国际社会效力;但他们也可能因为对中共的效忠,而成为双面效忠,一旦在职责问题上越轨,也会后患无穷,对他们自己、对联合国,都会构成损失。

USCC的这个清单,包括了在如下这些国际组织和机构在担任负责角色的中国籍人士:各种国际组织、联合国主要机构、联合国各项基金和项目、联合国专门机构、其它联合国相关组织、国际贸易和金融机构、其它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等等。仔细观察这个名单,人们会猛然发现,中共官员所出任、领导的国际组织,简直五花八门、无所不包。从国际电讯(ITU)、国际航空(ICAO)、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国际粮农组织(FAO)、亚投行(AIIB)、联合国秘书处、联合国开发署(UNDP)、联合国环境项目(UNEP )、联合国人居计划、国际海事组织(IMO)、世界旅游组织(UNWTO)、世卫组织(WH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等等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国际奥委会(IOC)等,无所不及。

担任这些组织和机构的中国籍人士,许多是专业人士、技术官僚,更多是从中共政府的相关部委出身的,几乎所有的人士都具有国际的视野、欧美的研究生教育、和国际组织运作的历练。但这些人的公开履历中刻意回避的,则是他们是否为中共党员,他们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以及他们所属的共产党在海内外的分支机构。自然而然的,美国政府和国际各界最关注的,也正是这一点,他们要看中共会怎样对这些中国籍人士施加影响,看这些人他们是否能够作为专业人士去独立作业,效忠联合国或各自的组织,还是“心系祖国”、“红心向党”、“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联合国于1945年10月24日在加州旧金山诞生,目前已经有193个成员国加上两个观察员。联合国宪章规定,联合国组织的雇员,必须完全彻底的独立,联合国宪章第15章、第100条,关于联合国秘书处的,非常明确的规定:“ 一、联合国秘书长及办事人员于执行职务时,不得请求或接受本组织以外任何政府或其他当局之训示,并应避免足以妨碍其国际官员地位之行动。秘书长及办事人员专对本组织负责。二、联合国各会员国承诺尊重秘书长及办事人员责任之专属国际性,决不设法影响其责任之履行。”显然,这对中国籍人士会有困难,对中共政府也很困难。

美国豪林斯学院(Hollins College)的费德(Edwin Fedder)教授早在1962年在《西方政治学季刊》的一篇文章中就论述到,联合国及其它国际组织的雇用人员中,美国政府的“忠诚项目”(loyalty program)的作用和影响力,是一个没有彻底研究清楚的问题。他所指的,是1952年的一项调查。1952年12月,美国联邦参议院在一项关于国内安全的听证会中,调查了被联合国雇用的几位美国公民,其所参与的颠覆美国的行动。大陪审团的裁决说,令人震惊数量的、不忠于美国的美国公民,参与渗透了联合国的组织!

企业管理中,公司和企业的领导层,都特别的关注员工的忠诚度问题。实际上,数十位留美学人,从美国大学的教授到大公司的研究人员,受中共的蛊惑、诱惑、收买而参与中共的“千人计划”等,并纷纷被美国当局逮捕的事例,也有忠诚度——这一涉及个人道德和法律规范的问题。研究表明,在某一公司工作年数很长的雇员,也并不表明其忠诚度就高,也不表明其就一定会接受公司的SDY昇得源体育-APP下载、支持公司的成长目标。真正有道德、有良心的雇员,有许多特征。比如,他们会很有毅力,能够奉献,并有领导性;他们会以工作而自豪并对公司抱有敬意;他们有很强的直觉并愿意学习,不被诱惑等等。

美国政府的档案局,在联邦调查局(FBI)记录分类的第138类记录档案中,特别的列出在联合国及相关组织中工作的美国公民雇员,他们对美国的忠诚度的问题。1949年,当时的联合国第一任秘书长、挪威籍的列格‧列夫(Trygve Lie),就排除了俄罗斯、加拿大、和联合国雇员组织的反对,要求调查联合国雇员是否忠诚,是否被共产主义所渗透。后来,到了1975年代,联邦调查局发现,大部分的颠覆行为不是美国公民干的,更多的是俄罗斯/苏联公民干的。相信到了今天,大部分的反美、亲共行为的操作者,大部分的也不是俄罗斯公民干的,而是中共派出的人干的。

联合国道德操守办公室(UN Ethics Office)也明确的指出,在《联合国人员道德守则》中,联合国的雇员必须保持独立、忠诚、公正、正直、负责和尊重人权。联合国本身早在1950年代就设立过专门的九人机构,这个委员会专门调查其雇员的忠诚度问题,并要求那些不能把联合国的利益放在其本国利益之上的人,辞去在联合国的工作!

国际社会当然不是反对华人、华裔参与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来自台湾、香港的华人就非常受到尊崇。国际社会不能接受的,是中共的代表,因为这些人难以真正履行其职责,而可能会充当中共的代理、中共的耳目、中共的喉舌、甚至中共的打手或尖兵,去执行中共的意志,完成中共的使命。而这一切令人担忧的可能性,是由于这些人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身份、以及他们没有个人的意志、必须效忠中共、否则性命堪忧的现实所决定的。

美国对国际组织中的中国国民的审视从严,其实非常之好。这可能会产生多重效果:其一,真正独立和专业的人士,可以贡献所学,为人类服务,慢慢形成独立的人格,成为世界公民;而那些中共的耳目和爪牙,则不敢过分行事,起不到达成中共的目的之作用;其二,中共外派人员会慢慢的学习和习惯于国际准则,变得不得不养成遵从的习惯,而他们也会满满的变得硬气起来,可能不再愿意听从中共的使唤,或者会有更多的潜逃、叛变、和投诚。其三,中共一旦发现放出去的外放干部可能失控,可能就不敢再多派,也不敢私藏私货,使得有才干的华裔人士可以自由的发挥其服务联合国的作用。

因此,中南海的四处撒网、遍布耳目,在华盛顿审视从严的情况下,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可能瞎忙一气、白费心思,徒增让世界看中共表演的笑柄。联合国的道德操守办公室,就是独立于联合国其它所有部门的机构,他们为了确保工作人员的最高诚信标准,通过咨询、防止报复、财务披露、道德操守和标准的连贯性,也为不愿意服务于专制政权的世界公民,提供了一层防护。

(谢田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除草剂作早餐?新报告揭食品草甘膦含量惊人
王友群:又臭又长3万言 尽显中共无赖脸
谢田:四国轴心联盟与四方机制同盟
李林一:争国际话语权 战狼推中共叙事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新闻看点】美新制裁悄出台 中国3地疫情中风险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秦鹏直播】成都49中视频疑点 揭中共3大冤案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招工难 还能撑多久?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