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中共欲改写世界规则(四)

【独家】中共推光伏产业 拜登堕气候陷阱

人气 3211

【大纪元2021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美国在刚刚落幕的气候峰会上宣布了比中共碳中和更为雄心勃勃的目标。然而,大纪元所获文件披露出光伏清洁能源在中国的现状,暗示中共正在诱使美国步入新能源军备竞赛的陷阱。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4月22日的全球气候峰会开幕式上宣布,到2030年美国将把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50%。拜登将应对气候变化视为其任上的优先要务,并撤销了前总统川普(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川普总统并不认同目前被视为政治正确、但在科学上却受争议的“气候变化”理论。

4月1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承认美国在生产太阳能板和电动汽车等方面“落后于中国”,不过他宣称,美国必须在对中共的竞争中领导绿色能源革命。

中共已垄断光伏产业链

布林肯和拜登对绿色能源的奢望,可能遥不可及,因为美国虽在技术创新上一直保持领先,但这无助于打破中共已垄断绿色能源产业链的现状。

2021年3月30日,中共国务院举办可再生能源新闻会。(中共国务院官网截图)

根据中共国家能源局今年3月30日在国务院可再生能源新闻会上的通报(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和设备制造国;其中光伏产业占据全球主导地位,光伏组件在全球排名前十的企业中,中国占据7家。其产业为全球市场供应了超过70%的组件。2020年中国风电、光伏新增装机约1.2亿千瓦,占全球新增装机容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务卿布林肯也承认,中国拥有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可再生能源专利,在太阳能板、风力涡轮机、电池和电动汽车领域,美国已落后于中国。

“光伏”是光生伏特的简称,是指利用半导体材料的光伏效应,将太阳光辐射能直接转换为电能。太阳能是绿色能源最重要的组成之一。

光伏技术起源于美国的贝尔实验室。光伏产业是成本驱动的行业,成本优势会带动行业发展。

中共依靠多年来的财政补贴,以及用政策指令创造出的国内需求,将中国光伏产业从最初的来料加工,助长为覆盖整个光伏产业链的“光伏军团”。其中包括全产业链的西安隆基(LONGi),制霸硅料的通威股份(Tongwei)、光伏玻璃大王福莱特玻璃(Flat Glass)、胶膜龙头杭州福斯特(Hangzhou First),甚至在光伏逆变器领域,华为(Huawei)也一直是世界第一。

在中共推动下,中国光伏发电技术快速迭代,同时过去10年中光伏发电造价下降了75%。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被视为政治正确的绿色能源都是“重结果、轻过程”,即过度宣传使用可再生能源有益于绿色环保的结果,而无视或回避这些绿色能源制造过程中的重度污染和能源消耗。

以光伏产业为例,无论是制造硅料、面板和电池过程中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产生的废弃物、毒害气体,或是光伏产品的回收,都会对自然环境造成巨大的污染和风险。

光伏等绿色产业暗藏的巨大污染成本,也是中国能发展为全球第一“绿色能源”制造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自媒体“远川研究所”3月发文称(),拥有全球最大市场和工厂的中国,在光伏、新能源等产业能够从成本和规模上彻底碾压竞争对手;这种能源竞争是“一场比半导体更重要的军备竞赛”。

华为“2亿棵树”和清洁能源背后的血色

在清洁能源领域的竞争中,国际社会越来越意识到,绿色能源背后不一定干净。

例如,涉嫌替中共搜集情报和侵犯人权而遭美国芯片禁令制裁的电信巨头华为,早在8年前就布局光伏产业,并在中共支持下成长为光伏逆变器领域的龙头。

(华为官网截图)

据华为官网介绍,2015年,中共国家能源局推出“光伏领跑者”扶持专项计划,华为的光伏逆变器大获成功,占比达50%以上。2016年的领跑者项目,华为智能逆变器更是达到65%以上。

华为官网自称( ),华为“智能光伏”已应用于六十多个国家,“累计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48亿吨,相当于种植了超2亿棵树”,“开创绿色、经济用电新模式”。

今年3月,英美加和欧盟就新疆发生的人权迫害,联合对中共官员实施制裁。随后,中共共青团和党媒掀起了打击抵制新疆棉花的H&M等外国企业的政治运动。不过,中共此举反促使新疆棉花事态扩大,国际社会愈发关注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人权迫害,以及新疆出产的奴工产品。

2019年起,澳洲ABC、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美国政府和国会、英国BBC等诸多国际媒体和政府机构先后发布调查报告,证实并谴责中共在新疆地区实施包括“强迫劳动”在内的人权迫害和种族灭绝罪行。中共对此予以否认。

4月11日,《华尔街日报》刊文( )称,太阳能行业供应链严重依赖新疆,而中共在新疆实施的人权迫害以及由此引发的紧张局势,已经令该行业陷入惶恐。

4月13日,彭博社刊发调查报导( ),揭露新疆地区的“新疆大全”等光伏企业涉嫌参与中共实施的奴工迫害,质疑购买中国制太阳能板的消费者面临着道德上的不确定性——在拥抱绿色能源的同时,变相支持了中共的“强迫劳动”。

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发文否认该指控,称是对新疆光伏进行“产业灭绝”。环时引述光伏业者数据称,中国的多晶硅(光伏原材料)产能占全球85%以上,其中新疆硅料占全国57%。新疆大全产能约占全球市场份额15%左右。

中国已主导光伏产业链(中国光伏行业协会《2020年回顾与2021年展望》截图)

环时报导指中国已主导光伏产业链,并列举中国光伏行业协会(CPIA)数据称,2020年中国光伏制造业各环节全球占比为:硅料67%、硅片97%、电池片79%、组件71%。

环时引述中共专家的话称,“光伏产业事关未来新能源的话语权”;西方想打压新疆光伏业,把中共赶出全球价值链,“要问问中国的光伏产业和全世界的光伏市场是不是答应”。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对此分析说,“党媒环时关于新疆光伏的报导,泄露了新疆光伏事关中共新能源霸权布局的秘密。”“同时也从侧面证明了,中国的光伏产业并非单纯的企业经济活动,西方媒体的指控并非无的放矢。”

独家:中共大量应用光伏 用补贴抢占市场

事实上,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已经揭示了光伏已被中共大量应用于扶贫等政治运动中,光伏等新能源领域中的竞争已然超出了产业范畴。

中共内蒙古莫旗政府制定的《光伏扶贫管理办法》文件截图(大纪元)

例如中共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政府出台的《集中式光伏扶贫电站收益分配管理办法》政策文件显示,莫旗政府依据国家能源局(国能发新能﹝2018﹞29号)和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内扶办发﹝2018﹞123号)文件内容,制定了光伏扶贫收益分配办法。

该办法针对莫旗阿尔拉镇阿尔哈浅村48.6兆瓦集中式光伏扶贫电站的收益分配,规定符合条件的贫困户“每户每年通过光伏扶贫工程稳定收入3000元以上”;2020年后“光伏扶贫电站持续扶贫20年”。

中共河北省邢台市委宣传部《扶贫工作汇报》文件截图(大纪元)

中共河北省邢台市委宣传部在2018年6月7日所作的《关于精准扶贫工作的汇报》中披露,市委宣传部负责巨鹿县观寨乡崔寨村的扶贫工作,宣传部制订了精准扶贫工作方案,要推动“确保全村39户贫困户95人全部享受光伏产业和奶牛养殖产业2项扶贫政策,户均增收3300元以上”。

衡水市外事办2016年精准脱贫帮扶户手册截图(大纪元)

中共河北省衡水市外事办2016年《精准脱贫驻村工作组帮扶户手册》显示,当年对贫困户郝某根的扶贫工作总结中,提到要“借鉴外地经验,发展光伏电站”。

根据中共国务院官网扶贫办( )2015年1月消息,中共在推进实施精准扶贫十大工程,其中就包括“光伏扶贫项目”。

(中共国家能源局《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文件截图)

根据中共国家能源局2016年12月出台的《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 ),中共发动的“光伏扶贫工程”是在贫困地区建立分布式光伏扶贫电站,目标是覆盖280万无劳动能力贫困户,平均每户每年增加3000元现金收入;该项目同时“优先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该规划显示,中共当局同时还实施了“光伏领跑者计划”来扶持企业。

这些文件披露出的光伏扶贫和发展政策,只是中共用补贴推动并垄断光伏产业的谋划之一。

根据“远川研究所”的分析文章,中共单纯补贴光伏产业的政策,在2012年遭到欧美反倾销制裁的重创。该文认为,2013年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光伏补贴新政,大力刺激国内需求,把行业从底部迅速捞了起来。

根据公开报导( ),中共对光伏产业的补贴政策大致分为3个阶段。

“金太阳”财政补助(2009-2013年)。2009年7月16日,财政部、科技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财建〔2009〕397号)文件,通过财政补助的方式来补贴光伏业。该政策对被列入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项目,按总投资50%~70%给予补助。

该政策实施前,2008年年度中国累计光伏项目安装总容量仅140兆瓦。“金太阳”补助实施3年,仅公示纳入金太阳示范工程的光伏项目,总装机规模就高达6300兆瓦。

标杆上网电价(2013-2019年)。2013年5月中共停止了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项目,并于8月推出了“标杆上网电价”的补贴政策。根据该政策,光伏电站项目除了可以取得上网电价的收益外,还能收到“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贴”(又名“度电补贴”)。

上网指导价(2019年至今)。2019年4月28日中共推出《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自2019年7月1日起将标杆上网电价改为指导价。该政策要求光伏项目上网电价通过市场竞争确定,不高于指导价才可能获得补贴。

中共利用补贴以及“扶贫工程”、“领跑者计划”等政策性市场需求,刺激光伏产业,进而取得了垄断性的市场地位。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CPIA)数据,自2013年起中国光伏新增装机量年年位居世界首位,自2015年起光伏累计装机量连续6年位居第一。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国光伏累计装机容量达到了204吉瓦,超过了美国与欧盟28国的光伏装机总量。

凭借规模效应和提高管理、技术效率,中国光伏产业的成本也在不断下降,并进一步加强了垄断竞争优势。

期间中共多次调整上网电价,并开始逐步下调补贴,最终目标是去掉补贴、实现平价上网。

中共国家能源局在今年3月的新闻会上宣称,要推动新能源成为电力供应主体,“十四五”时期清洁能源占能源消费增量的比重将达到80%。

另陆媒财新网报导( ),国家发改委4月6日内部下发了《关于2021年新能源上网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的征求意见稿,准备制定各地新建风电、光伏项目“指导价”,大幅下调补贴,让光伏、风电从今年起正式进入平价时代。

不过,该意见稿同时也鼓励各地方政府出台针对性扶持政策,接力中央补贴,支持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产业发展。

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对光伏产业的补贴、扶贫等政策,是其一贯的套路。“中共首先靠补贴撑起一大产业,然后在世界范围内挤压掉几乎所有竞争对手,让整个世界依赖中共控制的供应链;最后垄断市场后,再涨价赚大钱,或凭此谋夺其它政治利益。”

李林一说,“这实质是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以国家补贴和行政干预、与私营部门竞争。”

中共借“环保”大旗 将拜登诱入新能源竞赛陷阱

针对拜登政府的清洁能源政策主张、以及习近平大力推进的环保新能源“十四五”规划,李林一分析说,“这种趋势其实是中共挥动环保主义的大旗,将拜登诱入了新能源军备竞赛的泥沼和陷阱。”

李林一认为,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数十年的渗透下,环保主义如今已经成为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而中共面对国际社会日益加强的抗共联盟,以及在人权问题上的联合制裁,正试图利用环保大旗,对美国政府中以及美国盟友中的朋友进行统战,同时借机抢占新能源市场。

实际上,拜登刚刚在气候峰会上提出了比习近平2060碳中和更为激进的目标,而且在过去数月中也推出了以环保和新能源为旗号的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不过美国资深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批评说,拜登的绿色能源计划是给中共送上大礼,因为这些行业已是中共在主导。

卢比奥的担心事出有因。例如美国之音4月26日的报导( )引述美国专家观点称,因为中国已在制造业占主导地位,所以美国应与中国合作。

然而卢比奥指出,拜登的计划会大规模增加从中国购买太阳能电池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购买中共的奴工产品,这使得清洁能源不再清洁。

美国前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也在4月15日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线上听证会上表示,中共将贸易武器化,利用供应链来胁迫国际社会。博明指,中共正在让世界越来越依赖它,从而推进其专制政治目的。

李林一说,“除非美国政府能解决对中共供应链的依赖,否则拜登的天价基建计划就会掉入中共的环保陷阱。”#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乾元:中共“碳中和”能给世界带来光明吗
大陆新能源汽车销量增加 但质量问题频发
中共国企北汽新能源车厂裁员20% 高管离职
三大新能源车中概股大跌 市值蒸发近千亿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巴二千飞弹袭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时事军事】B-21轰炸机明年首飞 飞龙-2凑热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
评论